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地里1毛摊上1元农民卖菜难市民买菜贵之

2019-01-14 07:03:53

  地里1毛摊上1元:农民卖菜难市民买菜贵

学会发现幸福

  一边是农民受去年蔬菜价格攀升刺激而扩大种植,终在这个春天里带来了市场供应的骤增,菜多价跌,只能让菜白白地烂在不过是烟花一瞬地里;另一边却是,尽管蔬菜收购已低至白菜价,但经过诸多流通环节,终进入零售市场的价格却还是涨了几倍。

  菜贱伤农,却并未给终端的消费者带来直接的实惠,这其中是什么样的市场逻辑在发挥作用?为什么菜农总是受伤?《每日经济》兵分多地,调查这个春天里的卖菜难。

  莫慌!此次主力仍然在假摔?套牢的股票很可能有救了!3月股市很可能发生巨变?拉锯战背后暗藏的资金动向!田间有菜农因为价格低自杀,而终端市场菜价未降反涨,这确实让人无法理解。北京丰台区市民王克义对《每日经济》表示。

  4月24日上午,北京大兴区西沙窝农副产品批发市场,正在交易的菜农们显得无精打采,20余辆装满新鲜蔬菜的三轮车乱七八糟地停放在院内。

  《每日经济》与一位菜农攀谈起来。去年油菜价格一直坚挺,能卖到每斤一块七八。但今年,油菜也只能卖到每斤一毛五。但是,今天油菜价竟跌到每斤5分。这位菜农抱怨道。

  菜农今年赌错了

  从西沙窝批发市场获悉,每天运往这里的蔬菜维持在4万~5万斤,主要由北京大兴区魏善庄镇提供。

  魏善庄镇菜农王成谦向《每日经济》介绍,算上大棚租金、种子、化肥等成本,每斤油菜必须卖到6毛钱,才能勉强保本。但是,今年油菜种的比往年多,这是他下的一个赌注。种菜有时候就得赌,赌上了,能赚一笔,但今年赌错了,王成谦对说。

  据市场相关负责人介绍,去年韩国的泡菜危机使中国大白菜市场行情一路见涨,批发价格曾一度攀上每斤1元的高位。去年菜价比现在贵10倍,几乎家家种菜,结果现在跌成这样。该负责人表示,受去年冬季菜价高涨的影响,今年菜农的种植积极性明显提高。

  但是,让菜农们无法预料的是,今年盲目扩大种植面积导致供应量急剧增加,加之类似菜农这样的小散户在蔬菜批发商面前缺乏议价能力,价格走低成为必然。

  接受采访的多位菜农表示,2010年下半年以来,包括化肥、农药、种子等相关生产资料都在上涨,当前菜价大幅度下跌,直接影响菜农收益。

  每道流通环节加价逾一成

  一边是农民卖菜难,另一边却是市民买菜贵。

  走访北京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发现,批发价跳水的蔬菜近20个品种。新发地市场统计部主任刘通介绍,现在新发地的蔬菜上市量比去年同期高出8%左右,但是蔬菜均价比去年同期下降两成至三成。

  价格不是个人定的,市场就这个行情。菜贩贾秋义说,卷心菜从菜农地里到市民手里至少要经过3个流通关,即级批发商、第二级批发商、菜市场商户。由于蔬菜从田间到农贸市场过程中,人工环节过多,每道环节加价10%~15%,蔬菜价格上浮多可达10倍。

  这3道环节中的流通费、加工费全都加到了终端消费者头上。由山东到北京,圆白菜由田间的1毛5涨到市场的1块很正常。贾秋义向分析。

  贾秋义就是级批发商。4月22日,他从山东长清县拉到新发地批发的卷心菜共4万斤,收购价是0.15元/斤,在新发地市场内,他批发的价格是每斤0.25元至0.28元。

  贾秋义做蔬菜生意已有17年,他介绍说,不久前无法承受菜价下跌而自杀的济南唐王镇菜农韩进,就是他的老乡。

  一位刚从贾秋义手中买走1200斤卷心菜的二级批发商说,他主要向丰台区、石景山区的几个菜市场供货,每斤0.25元的价格购买,再以每斤0.35元的价格卖给菜市场商户。

  24日下午6时,丰台区新村菜市场卷心菜的售价是1元/斤,欧尚超市科兴店的售价是0.78元/斤。

  从上述价格数据可以看出,0.15元的田间收购价,到市民手里,涨幅在5倍左右。

  明年菜价恐现报复性上涨

  4月22日起,商务部、农业部和北京市蔬菜办等多家主管部门,从各自职能出发,针对卖菜难做出紧急应对。

  这些止损举措包括,政策补贴、短期储存、产销衔接、扩大蔬菜保险及产销信息整合等。4月22日,农业部在缓解卖菜难的紧急通知中要求,各地应该发挥批发市场的主渠道作用,降低入场收费标准

地里1毛摊上1元农民卖菜难市民买菜贵之

  4月25日,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副所长李国祥对《每日经济》表示,商务部和农业部的措施只能起到缓和作用,解决不了根本问题。

  由消费城市的地方政府来承担,实行菜篮子市长负责制才是解决当前蔬菜滞销局面的根本途径。

  北京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常务副总经理顾兆学指出,造成蔬菜滞销的根本原因,在于不合理的结构。长期以来,涉农各方致力于农产品种植及农产品价格的调控,却未充分考虑到社会需求正向多元化发展,这种认识的脱节导致农副产品产业、品种结构不能适应不断变化的社会需求结构。

  顾兆学认为,解决问题的根本出路,在于各地政府把发展工业的理念植入农业生产中,大力发展农业产业化经营,把先进的思想意识运用到农副产品生产、营销过程中。要针对不一样的群体需求,开展有针对性、有计划、标准化、规模化的农副产品生产及营销。

  排泄阀p>  顾兆学警告说:如不采取有效措施,从根本上着手解决问题,今年大跌很可能导致明年种菜户大量减少,明年大白菜等蔬菜价格将会出现报复性上涨。

  往年的这个季节,海南省万宁市的青瓜已经开始销售。而今年,万宁县的青瓜菜农们,现在却仍守着几百亩的青瓜苦寻买主。

  据了解,今年万宁的青瓜在2月中旬开始采摘上市,初上市时市场收购价为1.2元/斤,3月初收购价降至1元/斤。但清明节后收购价却直转而下,先跌至0.8元/斤,再跌至0.6元/斤。直到现在基本都是一两毛钱,而即使是这样的价格,很多菜农仍只能眼睁睁看着青瓜烂在地头。

  现在广东、广西、辽宁等地的都已经上市了,从海南运过去肯定没有优势。海南万宁蔬菜经销商曹乐文分析,海南90%以上的蔬菜都输往岛外,而今年万宁青瓜收获期与内地蔬菜相撞,使得万宁的青瓜销售困难。

  同样着急的还有海南三亚种茄子的菜农,三亚市的瓜菜产销基地崖城镇也面临着滞销烦恼。据报道,进入冬季瓜菜产销尾声,崖城镇却陷于低价和滞销,一斤茄子甚至2分钱还卖不出去,部分滞销田间。而在去年,菜农们的茄子一斤可以卖到1元多,甚至2元多。

  海南农产品流通公共信息服务平台的数据显示,4月11日~4月17日,海南省主要瓜果菜出岛量大幅减少,出岛总量为17.16万吨,环比减少34.47%;瓜菜类出岛总量为84180吨,环比减少37.35%。五大类瓜菜中,除了豆类,其他四类瓜菜出岛量均有明显下降。其中,青菜类出岛量下降多,达一半以上,椒类、茄类也都下降三成以上,瓜类出岛量环比下降二成多。

  现在就算是出岛量增多也没用了,价格那么低,没的赚的。曹乐文感叹。

  广东蔬菜行业进入了艰难的时期。今年以来,广东多种蔬菜价格整体持续走低,低迷的菜价使得农民蔬菜滞销、亏损等情况不断出现。

  昨日,《每日经济》从广州的蔬菜批发市场之一江南果菜批发市场获悉,该市场的批发商目前的生意也难做。

  今年春节以来的价格一直都不行。江南果菜批发市场的一位负责人林主任说,今年以来的蔬菜批发价而人的生命是短暂的有限的相对往年大约跌了20%~30%。即使在这样的低批发价下,江南果菜批发市场的批发商们生意并不好做,滞销使得这个市场上的批发商们非常犯愁。甚至有批发商称这是其从业以来生意难做的一年。

  据了解,目前在该市场上的生菜批发价大约是在每斤0.38元,大白菜0.2元,油麦菜0.45元即便是这样的价格,批发商们仍在为销售犯愁。

  市场价低、批发商生意难做,终传导到菜农,则是此起彼伏的菜农滞销、亏损消息。在3月份,佛山三水区的大白菜菜农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大白菜滞销,一斤大白菜甚至连6分钱都卖不出去。终依靠着媒体和社会公益力量,这些菜农才陆续卖出大白菜,但菜农亏损已成定局。一些菜农将卖不出去的大白菜铲掉,还有些大白菜菜地上则长出了密长的杂草。

  同样的情况还在ps托盘广东多地上演。目前批发商和菜农对于这样的市场都表现被动。菜农甚至称种菜就像赌博,搏一搏咯。

  4月25日下午,《每日经济》来到上海的蔬菜批发市场江桥蔬菜批发市场。经调查,目前该市场内几乎各个品种的蔬菜都出现不同程度滞销,绝大部分批发商只能亏本销售。尽管批发价格已经如此低廉,但不少菜贩还是会压价。

  今天到现在都还没开包,卖不动。昨天下午3点多,批发商陈先生的蚕豆还是满满一卡车,虽然价格已经从两天前的4元/公斤降到了3.8元/公斤,但还是无人问津。

  看到,批发市场进口的道路两侧挤满了装着蚕豆的卡车,而今年来市场批发蔬菜的除了像陈先生这样的经销商外,还有大量菜农。今年许多菜农直接来市场卖,他们的蚕豆只卖2.8元/公斤,我们没办法和他们竞争。陈先生无奈地说。

  往年都会有菜贩子来田里收菜,但今年卖不掉,菜贩子也不来收了,所以只能自己到这里来卖。菜农吴先生告诉,由于去年卷心菜、牛心菜销量好,所以他将位于奉贤区星火农场的冲子机砂轮农田从500亩扩增到1000亩,其中700多亩种卷心菜,200多亩种牛心菜,每亩地一年承包费1000元。

  但让吴先生万万没有料到的是,卷心菜竟成了今年蔬菜滞销大军里的领头羊。现在地里还有400亩卷心菜没有收,只能烂在地里做肥料。吴先生告诉。

  今年至少一共要亏200万元。吴先生沮丧地说。

沈阳电子秤报价
长沙液压油传动油生产厂家
超级熊猫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