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

未来的传统纸媒将发生哪些变化

2019-03-13 02:08:1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终于,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索斯从执掌《华盛顿邮报》多年的格雷厄姆家族手中买下了这家在全球界具有特殊地位的媒体。这次交易的象征意义在于,与其说这是一桩商业买卖,不如说这是一次权力交接:清清楚楚的,人们都看清了,的生产权正在从那些怀抱着理想的“传媒手艺人”手中,转到IT技术宅的手里。

诱发这次交易的直接原因,乃是《华盛顿邮报》近年来在营收方面不可阻挡的颓势。就像格雷厄姆说的那样:“我们曾经在吸引读者、品牌推广和产品开发方面进行过非常成功的创新,但就在扭转营收下滑趋势方面无法取得任何进展。”

他的准确意思是:虽然《华盛顿邮报》上经营方面取得了不断增长的收入,但无法弥补传统发行渠道所损失的经营收入,也即是说,线上收入增幅 传统营收降幅,不是一时小于,是恒小于。因此总营收的下降不可避免。

换言之,在这个时代,《华盛顿邮报》再也无法获得从前那样的业界地位和随之而来的体面收入了。在这种情况下,亚马逊巨头的介入,或许能够给易主的《华盛顿邮报》带来一些新鲜气象。

在此关头,我们或许可以隔岸畅想一下,未来的传统纸质媒体将会发生哪些变化(如果他们还继续存在的话)?

一 、信息技术将不再是装点门面的花瓶,而是求出生天的木筏。

在不少传统媒体人管理之下的机构,常常嘴上挂着诸多时髦的名词,从开始的“多媒体”,到现在的“云”、“社交”,但实际行动上,无非是开了一个站、或是上线了一个微博公共账号而已。这种用IT技术来装点门面的做法,实际上是自断生路的懒惰之举,不但浪费了自身的资源财力,而且大大耽误了对于媒体发展规律的正确认知。而在这些传统媒体机构中,IT部门实际上只是承担着边缘化、辅助性的技术支持功能,这恰恰是与新媒体的发展方向背道而驰的。未来的媒体,必然是“媒体+IT=X”的混合产物,IT技术的基因必须被嫁接到现有的组织机构中,也就意味着必须从组织结构、人力配备、产品设计的全流程上加快与IT机构的融合。而判断其转型是否到位,也可以从以下几个简单标准大致甄别:

1)具有IT基因的人士是否进入核心决策层;2)IT部门是否从支持性部门转变为核心生产部门;3)IT部门是否介入内容的“采集-加工-发布”全流程。

如果按照以上标准来判断,国内的媒体同仁们仍然是“路漫漫其修远兮”吧?

二、严肃媒体的公共产品属性面临挑战

从美国的趋势来看,《华尔街》卖给被称为“生意人”的默多克了,现在《华盛顿邮报》也易主给亚马逊创始人,《纽约时报》尚未可知,仍在勉力支持。我们有理由担心,严肃媒体的传统商业模式已经面临崩盘,而接盘者很可能是对其品牌觊觎已久的私人老板。如果我们比较下《华尔街》和类似彭博、路透这样的金融资讯提供商,可以发现其主要区别并不在于的采集过程,而在于其商用模式:

大众严肃媒体将采集的信息以的方式公之于众,而金融信息提供商将采集的以信息的方式卖给客户。

所以说,大众媒体天生有揭秘的冲动,而信息商人天生有保密的动机。这两者的区别,就是公众利益与客户利益孰轻孰重的问题了。

而在当下,由于传统的大众媒体已然无法支持其生存,被迅速私有化、转型成为“信息提供商”或是依附其存在的命运看来已经难以避免,

未来的传统纸媒将发生哪些变化

那么谁来从事传统的严肃调查报道、揭秘报道呢?又有哪家媒体具有足够的实力来留住(切不要说吸引)高素质的从业者呢?

对此怀有担忧之心的媒体人士已然不少,比如@小短粗儿 认为,“少量媒体有机会成为基金会的‘门客'”——这说的乃是一种供养模式,寄希望于某些怀有公益之心的基金会、社会团体能够出钱将有意致力于大众严肃媒体的机构花钱养起来。但可能这种一厢情愿的愿望很难落到实处。

三、传统媒体之死不等于之死

今日所谓之传统媒体,历史上也曾是新兴媒体;今日所谓之新兴媒体,辩证的也会是传统媒体。

媒体的载体再怎么变,服务于人与人之间信息沟通、交流的本质不变。换言之,新技术革命不过是把的报道权和发布权从大而无用的机构手中,还到了每一个有能力从事此事的个体手中。从机构还原到个人,这是进步,是对异化的否定,是值得乐见其成的幸事。当然,由于监管的存在,由于机构优势的存在,这一过程在现在只不过是初露端倪而已,但也足以大致描绘出一幅未来的媒体蓝图:

1)未来媒体的基本模式是“社会化的小生产”。其组织规模是空前的,但具体生产是以具有专业技能的个人为单位的。这与当前的“社会化的大生产”不同。

2)大机构与个体报道者将会共存。双方存在的边界是各自具有成本优势的临界点。认为现有媒体机构会“统统死啦死啦的”观点显然过于简单,事实上大媒体有可能借助于技术革命巩固其垄断地位,但这中巩固显然不是通过“雇用更多的”来完成,而很可能是通过“让更多的选择我的平台”来完成的。这其中的区别您捉摸琢磨?

3)与信息的边界会变得模糊。未来大部分具有盈利能力的媒体,其主要利润贡献可能会来自于“信息服务”的业务板块,而业务与信息业务的区别,主要在于对其所采集信息在不同层次上的解读。

,用这样一句话来结尾吧:

媒体人所一直鼓吹的“新媒体盛宴”终于开始了,只不过,他们不是以主客的身份登场,而是以主菜的身份亮相。

分享到: